1. <tbody id='bafced'></tbody><thead id='bafced'></thead><dir id='bafced'></dir><noframes id='bafced'>
                      1. <tbody id='bafced'></tbody><thead id='bafced'></thead><dir id='bafced'></dir><noframes id='bafced'>
                            1. 收藏本站 | 聯系我們 | 設為首頁 | English
                              當前位置:主頁>司考指南>
                              判例、案例和司法解釋論述思路(二)
                              來源:  作者:本站


                              現代法治的精義在于規則之治。通過民主程序制定的法律,被認為是民意的體現。法官嚴格依照法律處理案件,使抽象的法律適用于具體的事實,符合民主的正當性要求,這也是社會對司法的一般認識。然而社會本身是豐富多彩、變化不羈的,統一僵硬的法律規則適用于具體的、個別化的事實往往會導致實質上的不公平,違背立法本身的意旨,更有甚者,立法的滯后性與不周延性,往往還會導致對某些具體社會關系規范的缺失。司法是社會正義的最后一道防線,法官不能以法律規則本身的缺陷而回避審判的職責,司法為此要作出何種抉擇?

                              在英美法國家,素有法官造法的傳統,因此對某一具體案件的處理缺乏判例援引或者成文法的規范,法官可以創造規則,且這種規則具有普遍的約束力,能夠作為判例為其他法官處理同類案件時所援引。而大陸法系國家至少在理念上是排斥法官造法的。中國的憲法也沒有賦予法院制定判例法的權力。但在事實上,中國的司法實踐越來越重視案例的作用。案例雖無法律約束力,但上級法院,尤其是最高人民法院的案例在實踐中得到了普遍的遵循,而最高人民法院對具體案件所作的批復,更是以司法解釋的形式被納入中國廣義法的范疇。既然遵循前例作為司法經驗的有效傳承方式已為司法實踐所認同并有利于實現同樣事實同樣處理的形式正義,那么從實證的角度來說,在中國建立作為成文法補充的判例法制度應有其合理性。但由少數的法官進行事實上的“立法”,是否符合法治社會對司法的正當性要求呢?

                              法治的基礎是民主,其與少數人的精英統治似乎格格不入。但事實上不論是民主還是專制社會,國家的權力都是掌握于少數精英之手的,因為按現代國家的一般規模,所謂的公民直接治理國家都只能是一種理想。法官在一個成熟的法治社會屬于精英中的精英,由法官制定規則自然具有精英統治的意味。但民主與專制區別的根本不在于是否實行精英統治,而在于這種精英統治是否受到了民意的有效制約,因而只要在法官制定規則的過程中加以民主的制約,其正當性也就有了堅實的基礎。

                              這里就涉及到現代司法的政治化問題。既然司法能夠為社會制定規則,就應當允許利益受此影響的當事人在形成規則的司法程序中充分參與并表達意見,法官在獲得全面的相關信息后,依據理性的原則進行利益的衡量并作出受到嚴格程序制約的判斷。因此,司法必須走出神圣的殿堂,去進行陽光下的審判;司法必須在走向職業化、精英化的同時,去貫徹司法民主的原則;司法必須在保護案件當事人的當前利益的同時,去考量其判決的社會價值。一言蔽之,司法必須屬于人民,這不僅是理念上的要求,更要成為實踐的歸依。
                              上一頁12 3 下一頁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 判例、案例和司法解釋論述思路(一)
                              關于本站 | 會員服務 | 隱私保護 | 法律聲明 | 站點地圖 | RSS訂閱 | 友情鏈接
                              免責聲明:凡本站注明來源為xx所屬媒體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天天捕鱼官方